蠢萌没有萌

热爱摸鱼 墙头超多 缺粮

文荒

单机自嗨粮!我终于撸出来了!!(顺便我文笔是真不行#本是画脚,现在又成文脚
推广向小甜?饼(自给自足的粮(be预警(反正必定单机我怕谁

cp是拉扎尔伯爵和罗南马聚里耶(原作“1789巴士底狱的恋人”)

俗且狗血,不说三遍了。

ooc预警

弃权声明:他们不属于我


我有特殊的卖安利手法😂

确定要看吗?小学生文笔预警(文力蜜汁退步



好吧






败局已定,无论是对于拉扎尔 德 佩罗伯爵,还是对于整个路易十六王国。

体力耗尽,伤口止不住血,拉扎尔被逼至断壁残垣的角落,武器却不知所踪。罗南现在站在他面前。他没望向拉扎尔,只是默默为枪上了膛。拉扎尔能看清对准他的枪口,同时他也看出罗南的手在微微颤抖。是过于兴奋,还是没胆开枪?拉扎尔不禁猜测。手绑绿色丝带的青年脸色有些扭曲,拉扎尔注意到青年眼里也不是他所熟悉的坚定火焰。

你在犹豫什么?开枪罢。我今天为了真理牺牲。我的目标比你好上百倍。他这样想着,尽管狼狈至极,他却仍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拉开嘲讽的弧度。你们都是不过指责无上王权的恶徒,杀了我罢,也好让我早些踏上去往天堂的路。开枪吧。我可不是什么懦夫。他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青年。

而罗南却迟迟没有做出决定。最终他像是废了此生最大的精力,才制止自己扣下扳机。他微微斜过枪口,抬起头来望向蓝色衣服的伯爵。几乎是不情愿地,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不会在这杀了你,这是杀人犯的作为,是你的作为。我不会这么做。”

说着他像是被自己的话语所鼓舞了,语调也渐渐恢复了平常。他顿了顿,继续说下去:“不再有巴士底狱,它属于覆灭的旧王朝。你会在断头台前接受公正的审判。”

“而你不会死在这里,我无权判你有罪。任何人在被判有罪前,都是无罪的。。。包括你。”

罗南看得出拉扎尔已无力反抗了,曾经盛气凌人的伯爵如今只能勉强保持直立。于是他语调平淡地念出了人权宣言中的某一条,解释自己的手下留情。这就好像是如今他已不在乎那深仇大恨,他只像是对待随便一个罪犯般的向同伴示意,让他们把眼前的人带到犯人该待的地方去。

他无视拉扎尔惊愕的眼神,转身跑开,继续去指挥战斗。

拉扎尔呆在原地,像是被冒犯了似的,他没有时间思考出罗南如此作为的原因。失血让他没有心情纠结于罗南所说的共和审判,却只是感到怒火攻心。

他为自己无法反驳罗南而愤怒,为自己找不到为信仰辩护的理由愤怒,他甚至认为罗南的转身离去是对他的蔑视,而伴随着这个想法到来的不甘与恼怒几乎让他无法思考。

他于是用不知哪来的力气抢走了向他逼近的某个起义者的枪——受伤却训练有素的军官对阵惊讶且几乎毫无经验的平民,虽算不上轻而易举,但也不是难如登天。——他快速上了膛,举枪便射向那远去的背影。奇迹般地,他打中了。

于是在被另一个革命者杀死之前,拉扎尔 德 佩罗有幸欣赏到了罗南茫然且震惊的表情。杀死罗南 马聚里耶。真奇怪,这举动对于他竟没什么成就感,反倒是有一丝悲伤。这是算是一桩怪事。而现实容不得他细细思索自己的情愫。他看见罗南望向他的那双眼睛里,火焰渐渐暗淡。他也看见罗南的情人,那个家庭教师奥兰普正惊慌地冲向将死的青年人。然后随着不知从哪发出的一声枪响,伴随着一瞬间的剧痛,拉扎尔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。

罗伯斯比尔放下微微发烫的枪,而丹东则看着罗南与拉扎尔同时倒下。

评论(11)
热度(16)
©蠢萌没有萌 | Powered by LOFTER